追蹤
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6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江蕙告別演唱會:歌聲之外

 我只有一套<江台灣民謠>,是她早期的作品。
(今晚的主客,江粉絲,我只是陪客)
她日後唱的「家後」」等,才深得我心。聽她唱現場也是第一次(除了聽過一次蔡琴,這算第二次聽現場。),我是沒資格當粉絲。
說實話,我喜歡江
的人甚過歌。是女兒孝感動天,她覺得豐原媽媽一定喜歡,台北媽媽作陪,好心有力同事分了她三張前段票,成就她的孝心。後來江在中場,叮嚀要現場長輩感謝孩子,上網搶票之苦,這也是她的貼心討喜的地方。這次她出場,不再穿前二場的大紅禮服,據說站上舞台前十五分鐘,才決定換成銀灰禮服,是姥姥愛的顏色和款式,難道江有知心術?

                                                  (取自網路)
以「酒後的心聲」起唱,到「甲你攬牢牢」…「遠走高飛」……我看周邊的人只是靜聽出神,就算江把麥克風迎向聽眾,也只是小聲應和,女兒怨好悶,怎麼不大聲唱出來?我想聽眾都上了年紀,那好意思大吼大叫?
我並不熟悉這些曲目,好在有大字報,否則歌詞大半霧煞煞。但聽江
如泣如訴的唱腔,再配上歌詞,想起江的童年、成長、初戀,竟和好友はるこ影像重疊:はるこ此刻在宜蘭濱海的安養中心,她已經沒有牽掛和煩惱,陷入沈睡之中。
我憶起許多年前,夏夜雨後,陪はるこ穿過台北小巷弄,找到她的男友,那男孩滿臉不耐煩,走到一間小冰果店,給我們叫了份西瓜就一言不發,血紅的西瓜在暗淡的燈光下,呈現出黯然色澤,冰透的瓜冷得往心裏竄。直到我們上公車,はるこ都沈默著,她強忍不讓自己哭出來。可是當江惠唱出:<斷腸詩>時……我不禁流下淚來,情是何物?會這樣纏綿悱惻,令人刻骨銘心,江
用歌,唱出她的哀怨情愁。
はるこ沈默了半世紀,那是首無言之歌。

                                                   (取自網路)
幸好特別來賓林俊傑的出現,全場為之歡聲雷動,把我拉回現實。
林俊傑若不是女兒常叨念,我真不知他是何許人也。他不諳台語,毛遂自薦,並以羅馬拼音苦練,「秋雨彼一暝」與江
和唱,竟也唱得迴腸盪氣。
我想孩子喜歡林俊傑是有原因的:一來他唱得好,二來他是新加坡人。
女兒婚後,拿到國立新大的全額獎學金,完成她的東亞研究博士學位。新加坡學習環境好,老師、同學也相處得來。燠熱、鬱悶、每天午後暴雨,以及辛辣椰香的食物她都甘之若飴,四年讀書生涯,留下美好回憶。
確定有知心術,她給孝女喜出望外的禮物。
等到林俊傑母親的出現與合唱,全場更是沸騰至頂點。
有朋友說:「江
真想封麥,何不在最後一場,突然宣佈,豈不是破釜沉舟?」。果真如此,她就不是江了。
十歲就出道,為賺錢唱歌,她人生閱歷能不深嗎?她說:「十歲之後唱歌不快樂」是何等沈重語。她要斬斷這條已達頂峰的路,千古艱難之事,況說與她的工作夥件,他們的感覺與需要,她能不考慮?既然要辦告別演唱會,當然要師出有名,更有賣點,就算再加幾十場,我也覺得世事本如此。
無論你是不是江
粉絲,今晚每個人都因她而來。
所謂「每個台灣人心中都有一首江
的歌」,那首歌是融入庶民的生命旋律、失落與滄桑都能在江歌中,找到出口。
自己就是那首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