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514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首偕老

 今年回來較遲,只因先生怨上年紀,坐十幾小時飛機嫌累。再者愛美的她,越洋電話裏說:不染髮,二毛難看,要等髮色長勻才見人。
知名學者兼作家鄭清茂教授,是她同班好友先生,見面笑道:這才是白首偕老了。

我不在場,是宏濬喜孜孜轉述。曾在敏隆講堂聽過鄭教授演講,他為文、說話都惜字如金,要琢磨才懂,不過這次,立刻心領神會。 
更有趣的是,鄭教授想送本自己的書,問她要那一本?她竟回答越薄越好(怕行李超重吧?)。我聽了她的描述,立刻給她答案——<奧之細道>,後來果然是這一本。不過,這書雖不厚,卻得細嚼慢嚥,物超所值。

  (這是我去年請鄭教授簽名書)
以為她不愛書就錯了,多年來,除了藝文書籍,她不要我為她寄任何東西。她習畫,在台灣跟羅芳老師習畫多年,赴美後也斷斷續續在畫。首頁的<春意圖>,便是我央她畫的紫藤。我也寫了二首小詩,回覆她的情誼。
        紫藤情
其一
春意遲遲依約到,新枒蔓蔓紫雲垂。
惹來黃雀頻呼伴,飛上花蔭最繁枝。
其二
隱逸香聞花弄影,柔情軟繫燕雙飛。
知心人送知心畫,回首悵然望客歸。
 
說起來和她相知相惜,也是天意。
要不是她上進心,因為先生在美攻博士,她也帶著孩子在台北讀書,我們就不會相識。那個時候大家生活都苦,有許多原因她不能赴美陪讀。她說:「我先生進步,我怎能停頓在家帶小孩呢?」她不管家人反對,也不要人幫忙,苦讀考大學、學畫、學書法。書法曾代表學校,到日本比賽得銀牌獎,現在回想,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

畢業後我回羅東教書,她來看我兼道別。
赴美成行,她可是費了一些苦心。到了羅東,就要我陪她去教堂祈禱感恩,羅東北城天主堂(如今叫聖母升天堂)也是我領洗的教堂,當然是首選。
其實我之所以有信仰,除了神賜的信仰恩寵,衪又派了周邊一些好友,她們不靠傳教,而是處事為人做了好榜樣,吸引了我,使無神論的我完全心悅服,這也是我要感謝老友宏濬的帶領。

這照片是她到美國後的闔家歡,除了男主人那條紅領帶,全部服裝都出自她親手縫製。後來女兒訂、結婚禮服也由她包辦。
她在美國又學設計,後進入設計公司工作直到退休。她也沒閑著立刻開起冰淇淋蛋糕店,真叫人服了,只能叫她千手觀音。
 
 

收了店,又學捏陶、書法、繪畫。這是她為我做的十字架,怕碎得抱上飛機,又親自送來,能不感動嗎?
 
 
如真似幻夢中花,暈染淡濃氣自華。
腕底潑成千點蕊,魂牽痴者逐天涯。
 
詩是我<紫藤詩組>的一首七絕<畫紫藤>。訴說我是在畫裏愛上紫藤,其中追尋的曲折過程。今年秋日她選了這首詩,以草書寫好送給我。
裱好掛在梳妝臺前,秀逸的書法勾勒出小詩有些看頭,看了又看,竟找出別的味況,原來我們千百度追尋的不是別的,而是愛,落實在我們信仰和萬物,若沒有愛,皆是空談。
我何其有幸,有這樣亦姊亦友的老友。當她表示不堪旅途勞累,不再返台,我沈默了只有以小詩一首,作為我們跨越半世紀的友情留痕。
       觀宏濬書法有感                   
真率平生且自持,嬋娟能耐歲寒姿。
丹青常為素心願,誰倩多情寫入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