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6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秋日入味(一)

村上春樹<小確幸>說法,深得我心,雖然他的小說看得霧煞煞,他的<雜文集>(1974一2010,尤其<自己是什麼?(或美味的炸牡蠣吃法)>這篇。看到他寫小說家自己和炸牡蠣的相互關係和距離感,引申出「炸牡蠣理論」,道理沒懂多少,饞人口水到流了不少。
說到以美食苦中作樂,當然要大推蘇軾,彵被貶黃州、惠州、儋州,除了寄情山水詩文,更展現了他的怡然自得的胸襟,從精緻美食而粗茶淡飯, 莫不甘之若飴。世人但知他在黃州做東坡肉,有詩:

黃州好豬肉,賤價如糞土。
富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
慢著火...待他自熟莫催它,火侯足時它自美...


亦因是地方官,為當地豬肉促銷。還有東坡魚,有說即是<西湖醋魚>,非也:
子瞻在黃州,好自煮魚。 其法,以鮮鯽魚或鯉治斫冷水下入鹽如常法,以菘菜心之,仍入渾蔥白數莖,不得攪。 半熟,入生薑蘿蔔汁及酒各少許,三物相等,調勻乃下。 臨熟,入桔皮線,乃食之。 其珍食者自知,不盡談也。
 更寫<書煮魚羹>:
  <予 在 東 坡 , 嘗 親 執 鎗 匕 , 煮 魚 羹 以 設 客 , 客 未 嘗 不 稱 善 
意 窮 約 中 易 為 口 腹 耳>。
 
東坡以鯽鯉入羹,換成江醫師魚鋪子購貴妃魚(即銀鱸),完全按東坡食譜烹煮,果然清爽可口,加上神來的一握橙黃橘皮香,饞人獨自吃了半條(當然是頭、腹部位了)。
他的東坡羹,知名度也許不若東坡肉,但說到秋天滋味,也許最能代表了。

<東坡羹頌並引>詳述了這道菜的作法:
東坡羹,蓋東坡居士所煮菜羹也。不用魚肉五味,有自然之甘。其法以菘若蔓菁、若蘆菔、若薺,揉洗數過,去辛苦汁。先以生油少許塗釜,緣及一瓷盌,下菜沸湯中。入生米為糝,及少生薑,以油盌覆之,不得觸,觸則生油氣,至熟不除。其上置甑,炊飯如常法,既不可遽覆,須生菜氣出盡乃覆之。羹每沸湧。遇油輒下,又為盌所壓,故終不得上。不爾,羹上薄飯,則氣不得達而飯不熟矣。飯熟羹亦爛可食。若無菜,用瓜、茄皆切破,不揉洗,入罨,熟赤豆與稉米半為穇。餘如煮菜法。

 
東坡羹,不用肉、油類,就沒有肉、油的問題煩惱,真是清心省事。
少許白米(當勾芡用),加入秋後磁白蘿蔔、嫩綠大白菜、沒有薺菜代以新鮮香菇,加上豐原親家母送的鵝黃地瓜,略加薑、鹽調味,煨至米糜菜軟,羹成清香微帶薑甘味。結果除了自己愛吃,家人寧可喝前晚剩的冬瓜蛤蜊湯,尤其是QQ完全不捧場。無怪蘇老爺要說:

誰知南岳老,解作東坡羹。
中有蘿菔根,尚含曉露清。
勿語貴公子,從渠嗜膻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