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6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出川之後

常在夢裡對恍惚是母親的身影, 我大聲的喚: . . . . . 醒來淚水盈眶。
母親安葬在宜蘭員山天主教墓園,是她親自挑選將原葬他處父親遺骨遷來, 準備合葬。
兩老都愛宜蘭, 幾十年沒離開過, 能長眠於俯瞰宜蘭平原的山上,應合心願。
母親是四川省達縣人。廿四歲離開故鄉, 至八十一歲去世, 沒有回去過。


                                              (攝於四川成都)

抗戰勝利, 父親隨職務還都,沿長江三峽而下, 沒有人知道母親心裏在想什麼? 她年幼喪父, 只知隨外婆與兄嫂生活, 詳情母親三緘其口

                                                                  (攝於南京中山陵)
面對生性浪漫、好面子又愛冒險的父親,母親的務實,常是他們爭執的原因。
出川後,在南京, 有過短暫安頓的日子。假日不是到夫子廟聽歌,玄武湖划船, 就是到中山陵, 珍貴的相片就是那時照的。
        

                                                                          (攝於上海)
父親後來調職上海, 因為父親好客,母親又燒得一手好菜, 家中賓客更是不斷, 他們的衝突也日益增多。我的一場大病, 急性肺炎,若不是盤尼西林剛問世, 小命早不保了, 父母也因此改變生活的式。這都是母親口述。

                                                                                 (攝於羅東)
3 8年又從上海、漳州、廈門坐船撤退至基隆。最後定居羅東。
在羅東廿幾年,母親吃苦耐勞, 養雞餵鴨, 學製各式麵食、點心,家鄉小菜更是拿手絕活, 完全展現她持家為母的本領。
直到父親中年堅持轉業, 使平靜的日子陷入新情境, 母親屢勸無效, 只得依從。
父親為配合他的舊部屬, 將成衣工廠設在宜蘭,又舉家遷至宜蘭。至此過著跑定單、趕貨、出貨漫無天日的生活。
那是臺灣成衣業黃金時期,父親卻長跑三點半, 因為他賺
錢就擴充公司門面, 汰舊機器, 給工人加薪、旅遊, 和母親更是為錢吵。
此時我已結婚,父親來台北接單、定貨,就住家中。他向我抱怨,母親每月逼他要利息。他說:

「說是王太太、李太太要的利錢, 逼成這樣,誰不知道是  她自己的錢? 」  
我聽了暗笑, 小時候母親就叫我幫她記錄私房錢、會錢, 她生財有道我早知道, 沒想越老越有辦法。
父親生意做得苦, 他內外煎熬, 強勢不服輸的性格, 也不准母親過問公司業務, 直到他69歲因心肌梗塞突然去世, 母親那年61歲。

                                                              (母親和孫女rosa)
母親接下公司的擔子, 眼看她的子女幫不上忙, 她就從家庭主婦,變身成女強人。商界因父親名聲好, 都願意幫助母親。有貿易商就很明白的說:

「妳老爹做人好, 我們都願幫妳媽媽一把。
   像妳老爹做人, 有退路。我們這種趕盡殺絕的商人,是沒有退路     的。」
母親接手公司後, 量入為出,不再整修門面, 因為是租的廠房, 直到買了自己的廠房。
加班不再亂買外食, 她親自下廚煮點心, 下班晚了, 也不再包計程車送員工。旅行, 自己得付半費。這都是母親去世後, 聽老領班說:

「妳媽媽好會算計哦!
其實母親的算計本事, 在她得意的述說中,可知一二:

「貿易行裏,大概我這張臉最老。那些小姐, 拿出計算機撥呀撥, 我早算出,一打拉鍊要多少錢?扣子多少錢? 她們沒大沒小說<妳腦袋瓜比計算機厲害! >」
如果母親是這樣的算計, 我這個女兒就是她最大的虧損, 她的失望我了解。而她完全不了解我為了孩子,辭去教職, 心甘情願在家做純煮婦。
她是被迫在家, 她埋怨外婆沒讓她上學, 能讀書識字全是自學。最怨逼她裹腳, 使愛美的她不能穿涼鞋。後來看張愛玲形容她母親的解放腳, 我真能體會她的描述。
母親的經營才能在父親去世後, 徹底的展現, 內外一把抓, 滴水不漏的算計, 幾年後就買了宜蘭廠房, 臺北也置產。
然而她不快樂
, 父親在世她埋怨他, 常吵架, 有著刀子口的母親, 什麼樣無情的話都說過。父親走了, 她常 對她老友說:「還是有老伴好。」
我想這就是母親去世前三年, 預定要和父親合葬的原因,她對父親的思念, 日益加深。
可是, 為什麼不早點表示呢? 她對子女也是如此, 尤其她後來嚐到成功滋味, 數落我們的無用、軟弱毫不留情, 只有對孫女rosa寵愛有加。

 

                    

                                       (rosa出國前, 在圓山飯店小聚)
她喜歡成功、要求完美, 精打細算,而且最好是一舉數得, 弄得自己又累又苦。
晚年工廠轉包給人, 後來又設法收掉, 她都處理得乾淨俐落, 都是老員工了, 那時也沒有勞基法, 我嘟囔了兩句, 她說: 妳不知道細節。
每次回宜蘭, 看到寂寞的母親為氣喘所苦, 覺得不捨。

 

                     (母親領洗後與小弟和我的合影)
在宜蘭清晨的彌撒中, 不自覺掉淚, 被姜郁青修女看見詢問, 告之母親情況, 她竟主動表示,願每週來家探訪,為母親講道。
感謝上主垂聽了我的懇求。三年後母親領了洗, 聖名瑪利亞, 成為天主教教友, 而姜修女也成了她的朋友, 依然每星期來探望。
美善寬仁的天父, 如今姜修女和母親都已被襧接去襧若是細數, 有誰能進得了天國?父親此刻也應和母親相聚, 進入只有愛能萬古長存的國度。

 

 

 
   木棉花

是你或妳或並存的

陰陽同體
望著雲端直衝
 
攀上孤零零的
暮春高處
回首
一節節椎心瘤刺
 
有句話
你不曾說
葉子盡落之後
從刺木裂出火烙的言
           
          謹以此詩獻給-母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