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6133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五柳先生如是說

搬進新家不久,家裡來了一位客人,在上海常見的父親同學閔伯,我還和他的孩子一起玩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孤伶伶的來到,晚上睡在客廳行軍床。
閔伯沈默寡言,抽著為他準備的香煙,翻看父親桌上的書。
他喜歡喝點酒,父親晚餐常陪他喝。有次大約喝多了,他不停的說:「我犯了錯,不該把家人先送到重慶,我以為那裡安全呀。我留守上海不久也淪陷。我倉皇一路逃,去不了重慶,反而逃到香港調景嶺。」
之後,經父親推薦,閔伯進了新設的子弟小學教書。我也從國小轉學到子弟小學。他要我叫他:閔老師。
那年暑假,父親請閔老師教我「古文觀止」。父親說閔老師是他們中的才子。(日後他成了單位的文膽,許多文字大都出自他的手。)
(閔老師夾在陶淵明全集的自作,應是代筆之作。這也是他留給我唯一作品。)
閔老師教我的第一篇就是:五柳先生傳。
「好讀書,不求甚解。」
喜孜孜的我對閔老師說:
我也是這樣哦。」
他笑道:
「不要忘了下一句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
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 或置酒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退,曾不吝情去留(五柳先生傳)
唸到此段,我覺得這不是書寫閔老師嗎?不過,我可不敢說。
他每星期日來家裏,他愛吃回鍋肉,宮保雞、母親自製的各式泡菜,還有花生米下酒。喝了酒他就打開話匣子,告訴我金聖嘆、紀曉嵐的逸事妙文。他不拘禮俗,無論年節喜慶,一概空手而來,父親不以為意,母親難免會唸兩句。
教小學為閔老師是大材小用,他倒也甘之如飴。同學都喜歡他,有少數男生說他偏心,說他喜歡女生一些。這也是沒法子的事,聽母親說,他在上海時就比較喜歡他的女兒。
日後他講紅樓夢,一再用寶玉的口吻說:女人是水做的。男人,尤其是達官要人是泥,而結了婚的女人只得「濁」字。
他愛讀書,陶淵明、杜甫詩文都是他的案邊書。子弟小學停辦,閔老師轉「桃園院」,直到退休。
 
父親去世他來悼念:妳父親是個好人,他對朋友真心誠意!
最後一次去看他,他拿出陶淵明全集交給我:這套書就送給妳了。
黔婁有言:「不戚戚於貧賤,不汲汲於富貴。」其言玆若人之儔乎!(五柳先生傳)
浩劫餘生,能銜觴賦詩,以樂其志閔老師應該和靖節先生在天上對飲三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