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6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也是鄉愁

在羅東那些年,入冬以後母親就採買大堆芥菜,選心肥葉大,要長工阿模伯拉幾條繩子把菜掛上。
等陰乾後切寸餘長,用鹽醃過出水,再加甜酒釀、辣椒粉、糖、鹽、高梁酒和青蒜,然後入罈,大約三、四個星期就可發酵變酸可食。(視氣温而定)
關鍵是一定要用罈口有凹糟,上蓋後置水能隔絕空氣。
我這個罈子,偶然在蘇澳老雜貨店買到,就這麼一路拎回台北。
其實凹糟嫌淺,而母親從南京帶來的罈子,早已不知去向,將就之下,我竟繼承母親手藝,做出的鹽酸菜被獨山人-黃叔誇讚。正確的說,貴州獨山才是鹽酸菜原產地。
開放探親那年,回到都勻嘗到正宗鹽酸菜。同行的女兒說:老媽,這那有妳做的好吃?我當然心裡有數,我不再用大芥菜做,用的是芥菜心,為了爽脆還以洗衣機脫水,用料按多年調好的比例,不但不會失味,還每年改進。家人愛吃,親朋好友也來索取,最高紀錄做過百斤,連菜販都問:太太妳要做來嗎?
 
                               (相片取自網路)
黄叔幾次跟我說用鹽酸菜做扣肉比霉乾菜好,有年他來舍下做客,就蒸了一碗請他。那時還沒開放探親,他又多喝了二杯,說了一夜懷鄉醉語。一般只隨飯當小菜用,偶而可加入回鍋肉、燒豆腐、炒哨子醬伴麵,得看那年做多少斤而定。
好友汪拿回去,用一點炒菜,就
被她唸:費!我聽了好感動。
 
母親和黃叔都已過世,都勻唯一的親人也走了。做鹽酸菜成了記憶的連繫,每逢過年我都在年菜邊放上一碟鹽酸菜,獻給雙親。也不忘把我的鄉愁分裝,送給好此滋味的親友。
去年因為Q寶來臨,沒工夫做。今年忍不住在<主婦聯盟>訂了廿斤芥菜,沒有芥菜心也只有湊合。嘗試成品也覺得不差,只待過年時候酸度正好,變得太酸就得装瓶進冰箱,放一年多都沒問題。
據說魯迅在北京黔藉學者姚華處做客,初嘗鹽酸菜,讚不絕口譽為:中國第一素菜。此口,無怪他寫孔乙己的茴香豆入木三分。而鹽酸菜之得他誇讚,此話為獨山製作鹽酸菜工廠,做了最好銷。
我想之可,好比詩,還是在人的情境交融下,才得其真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