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51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倫敦、巴黎連環爆

在第二個千禧年秋天,曾與老伴至倫敦、巴黎,先遇上M16即英國秘密情報局(007電影上的邦德總部),被一枚飛彈擊中,據說可能是北愛爾蘭共和軍分離派系所為,當時雖不知所以然,只照行程走。後來發現在滑鐵盧火車站等處,有些風聲鶴唳,工作人員面色凝重穿梭。
原來我們參加的是強調分齡旅遊,團費極高,結果團員是八十幾歲到八歲組合。有二組是兒子陪著年長父母,其中還有位父親得靠輪椅代步,上下車都是兒子抱,他很有耐心,還說如果他不帶父親出來旅遊,母親就不能玩了,他們一家很守時自愛,老先生也是笑口常開打招呼。而另組母子,到倫敦老人家就累倒,滯留在旅館等我們回航。
此外單身參團老先生,一頭蒼蒼白髮,我們私下叫他愛因斯坦,他到英國當天,在倫敦塔就走失,他
愛獨行也不害怕,後來幾度走失,全團最常問:愛因斯坦又去那裏了?
真是奇特的組合,其他團員就一般。不過回到台北,姥姥就見識到這一般裏的臥虎藏龍。他們串連全省團員,告到行政院消保會,說旅行社行程不實,沒有分齡,收高額團費,吃住均差,沒有p o r t e r等等,結果旅行社道歉收場,這是後話。
多次旅行,已有隨遇而安的經驗,也就放開心胸,甚至原以為有的行程,結果只能暫停拍照的西敏寺,不能入內憑弔心儀「詩人之角」中的莎翁(記得老伴送給我結婚週年禮《莎士比亞全集》,那時生活清苦,算是大禮)。還有喬叟(傳聞他才是莎翁代筆者),更別說我最喜歡的珍奧斯汀,也只有遺憾而已。
若不是莎翁妻安妮故鄉史特拉佛,以及珍奧斯汀曾住過的巴斯,對倫敦只有雨濕、暗沈負面印象,而這兩地巧遇秋陽美好,藍天白雲,小城鎮風光,好像在轉角就會與莎翁擦肩而過。
不喜歡巴黎,也是我不能訴說的秘密。幾次短暫逗留,除了自己和別人發生些狀況,也不是我排斥的主因,就是覺得歐洲這些古老大城好沈重、好疏離,叫人難以親近。後來重看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便豁然開朗。他寫道:

   
〝歐洲的都市充滿往日的喧嘩………在那兒,一    個人會感覺到世紀、革命、名聲的漩渦。他不    會忘記,整個西方世界是被一連串的喧囂        所熔鑄。這一切都不能給人充分的寧靜。〞
                                        (白金漢宮前,只有相片掃描版本。)
 
(在坎特伯里大教堂,聖公會神職人員,見姥姥在點燭祈禱,特與我們寒暄。知道我們是天主教友,就說:我們都是一家人。
            (史特拉夫莎翁故居)
        (巴斯的教堂及市容)
             (雪儂梭堡前)
我們結束倫敦之旅,搭上<歐洲之星>至巴黎,後來得知,那是爆炸停駛前惟一班車。因為團裏有位遠傳經理,他知道發生什麼事,怕影響大家旅興,回程在巴黎戴高樂機埸,才將故事原由娓娓道來。
他沒想到就在戴高樂機場候機,我們中間竟發生炸彈事件。
從機場退稅地方回來,見候機大廳佈滿警察,且真槍實彈,如臨大敵。原來在等候的老先生輪椅邊,不知何人放置手提箱,非團員所有,工作人員一問,事態嚴重,立刻撤出旅客,封鎖大廳。增援警力、防彈車也開來,把我們弄得人心惶惶,除了影片上,那看過這種埸景,真怕回不了家。大約半個多小時後,去看熱鬧的團員回來說:沒事,已經引爆完畢。爆炸聲不小,威力不大,應屬警告性質。至今不知是什麼組織或訴求,放置了這箱炸彈。
團裏這位遠傳經理,是極有親和力的人,他陪著嬌美妻女,標準好先生、好爸爸模樣。讓姥姥難忘的是,他說:大概是妳在教堂為我們點燭祈求平安,我們才能逢凶化吉。
旅行已成為時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調劑。然而旅途如今更是詭譎多變,禍福難料,旅人往往陷入他無法掌控和預知的情境。姥姥幾次步入險境,老人的心情更是一動不如一靜。身邊的老、少友人,還是絡繹不絕,除了羨慕他們的起勁,也為他們每天祈禱,祈願所有旅人:旅途平安!
           
               寫於將臨期第一週

後記:
16年前的往事,許多埸景回到眼前。其實還有許多細節沒寫,在香榭里大道喝咖啡,放在遊覽車上的小包被扒,最重要的是老伴藥物全在內,那是他開心後要吃的抗凝血藥,後來旅程就一直在找藥,最後終於買到替代品。
躲過炸彈返家的戴高樂機場的電梯上,老伴
閃失向後倒,又撞倒了我,突然有雙強而有力的手扶住我們,還來不急道謝,那高大的外國男士就一閃而過。我事後常想那是天使的手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