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4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淺嚐秋蟹秋未了

秋蟹秋未了

寒浸蒼萍一池翠,浮槎來去兩眉霜。

入秋shan去蘇州,又傳來幾張相片,那是她在<蓮池湖公園>所攝。
現在的人,天涯海角到處跑,美景網上俯拾皆是,可是能在該地長時間居旅生活,那就涉及到資金、時間和興趣。我的銀髮朋友shan、fang、lucy都是其中幸運者。尤其是若和另一半志同道合,單纯以興趣為主的居旅,更令人羡慕。

每當秋訊未到,shan整裝待發,我就整個人跟著她浮動。
只要想想,她的陽台大片落地窗,一大片水粼粼的陽澄湖,亳無遮攔就湧上來,不醉也難。
此刻陽澄湖經過規劃,更成為旅遊度假中心。shan社區在湖畔種的楊柳,而今已裊娜成蔭,她說黃昏散步是一大享受。
幾年前姥姥也心動過,可是人的福分不由人。在女主人的盛情接待下,以正宗陽澄湖大閘蟹,佐以黃酒,姥姥喝得微醺。若不是因為姥姥老矣,沒有家人支持,膽怯使然,也就空手而回。
去年在日本櫪木跌的一跤,更視旅行為畏途。想起姥姥最喜歡的日本作家遠藤周作,在《六天的旅行》寫他父親曾說過:「平凡是最幸福的,什麼也沒有發生最快樂。」一個活脫脫謹小慎微的畫面。如今姥姥也是如此這般地生活。
不過朋友們五湖四海的出遊,我倒也能心領神會,分享她們的快樂旅程,為之譜詩填詞,以筆端神遊一番,也要感謝我的朋友們,讓我分享了她們的行旅和愉悅。

         秋荷(原相片shan所附,就此做題目。)
候鳥飛回湖畔屋,秋光正映水中央。
層層紅萼香消謝,漫漫白蕖猶帶芳。
寒浸蒼萍一池翠,浮槎來去兩眉霜。
蘇州城外天涯客,隨興居停便是鄉。

            秋(原相片shan所附,就此做題目。)
落盡繁華擎雨蓋,依依回首萎淤沙。
誰能嗔怨西風緊,猶待嬌顏侶魚蝦。
便趁秋雲偕伴去,歸來北燕整新家。
人間靜好難長久,惜看幾番暑日花。

 
秋蟹秋未了,陣陣敲窗雨橫斜。
眼看秋日就要過去,我們還沒有蟹上桌。
都是去年姥爺洗蟹時,被蟹螯死命夾住拇指,竟咬穿指甲蓋不放,立即見血,姥姥救人心切,當兒一刀擘下,彼時那蟹,只剩大螯還夾住姥爺拇指晃盪,好一會才鬆開,景像真是光怪陸離。
為此姥姥被駭到,至今沒再買螃蟹。

可是前兩天在賣場,見沙母生猛、肥美,饞性又發,立馬買了兩隻。
回來姥姥親自操刀,不敢再將套繩解開(上次就因解開,害姥爺受傷,罪在姥姥。),沖洗後淋上大量紹興酒,放入冰庫。約半小時上蒸籠,蒸十多分鐘。那個午間兩老先共享一隻,佐以大吟釀,每人再加碗秋葵餛飩,吃喝罷了,姥姥真是蟹天蟹地的心滿意足。
那秋蟹膏黃之多,使姥姥靈機一動,等Q Q他們回家晚餐,解決另外那隻,又收集部分蟹黃,以紹興酒爆香,做了港式<蟹黃撈麵>。

餛飩,是這個秋日姥姥的老菜新做。近幾年,包餃子、餛飩,為健康理由用的肉是小里肌(腰內肉),口感多少有點柴。看了有高手(保師傅)老公的王瑞瑤說:「餛飩肉餡要加水,加到如鼻涕般。」聽來有些噁心,卻達意。姥姥頓時壑然開朗,不但打進肉量一半以上的水,更以高湯替代,結果咬舌餛飩於是誕生。現在常包些放冷凍櫃,可乾、湯多種吃法,姥姥最喜歡的還是紅油抄手,不過感冒期間,只能吃餛飩清湯了。
秋日是特別的季節,各種秋思會從生命罅隙裂
,若有若無啄人,讓你悵悵然,若借張愛玲的蚤子說: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天才夢》。姥姥以為不必爬滿,一隻便夠。
走筆至此,再次迎秋,姥姥重推遠藤周作的父親名言:「平凡是最幸福的,什麼也沒有發生最快樂。」

 
          清秋即事
秋蟹秋未了,陣陣敲窗雨橫斜。
得失
猶如草上露,無求才耐坎鳴蛙。
掩扉不管人間事,開卷傳香嘆句華。
詩興烹鮮蕭瑟處,一方天地過生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