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51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姥姥的拿手菜

網上《美式烤肋排》做法如汗牛充棟,比之姥姥土法煉鋼,那有什麼獨到之處。
三十多年前,剛有烤箱,除了學做蛋糕、派、和披薩外,也烤蘇式核桃椒鹽月餅、廣式棗泥、五仁月餅和蘿蔔絲餅。對於菜餚的研發也不遺餘力,愛食肉之家,常做的是义燒肉,節慶宴客我就烤肋排。 
(取自原食譜「彩色飲食大典」。累壞的廚娘,多年自做美食,沒人為我留影。)
還有一道改良自叫花子雞的荷葉雞,那真是手續繁複的菜。先將雞以醬料抹透,醃一夜,再把煮熟之板栗,塞進雞腹(有點像八寶鴨做法),然後將全雞以油炸黃,用荷葉包好,以麻繩略綑,再撖麵皮一大張,把雞整個包起來,烤得外皮酥脆,掀開一角,荷葉香、雞香、栗香撲鼻而來,是一道壓軸好菜,不必添飯,就餅、雞肉和栗子吃,真能叫客人印象深刻。況說姥姥還有一套精緻小刀斧,是從泰國带回來的,每回派上用場,將餅皮切開一角時,整個就是色、香、味爆表演出。
不過也有突槌的時候,有年,我端上烤雞忘了先備道具,去房間儲藏櫃子取時,我那性急老伴竟拿了菜刀,兜頭砍下,擠壓成雞肉總會三明治,姥姥當兒氣得咬牙切齒,客人面前也不好發作,事後被我嘟噥了好久,他老兄却慢條斯理的說:反正一樣好吃嘛。
老伴做這類事,可說是磬竹難書。例如我為他宴請系中同事,做了許多功夫菜,大家都讚不絕口。客人走後,怪自己沒智慧,竟問他:那個菜最好吃?他完全不加思考:蜜汁火腿最好吃。燒了滿桌子菜,就這道菜是買的,真是叫人無奈。而他只要有大塊肉,肉包子、餃子就成。日本料理那種精緻、纖巧,他從來不愛,只是勉強陪我而已。
有這類型老伴,會燒兩個菜,八成是好吃愛做,既不能如明 張岱大爺在「方物」中說他是<清饞>,姥姥我只落得<拙饞>。拙濁同音,為曹雪芹而言,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那結了婚的女人就濁,再加之公主口,丫頭命,不自個做,便無以解饞,不是<拙饞>是什麼呢?

(Fridays的烤肋排)
說到我的《美式烤肋排》,其前身應該是《中式烤排骨》。早年沒什麼好市多(有未烤的排,一盒大約三大片。),我都到傳統菜市場,找熟悉的肉販,將肋排整片切下,不斷開,除非人多先分成條。
                  (某次節慶)
做法不外是先將肉排,以义子前後义幾下,再加李錦記蠔油、醬油、酒、蒜、白胡椒、些許蜂蜜醃一夜。烤時上蓋鋁箔,下層放地瓜,先以中溫烤20一30分鐘,中間要抹剩餘醬汁(加匙油使排骨更滋潤)。然後翻面再烤,不斷的抹醬汁,這過程大約一個半小時左右(視排骨厚薄而定),等插入肉排中沒有血水即成,為使排骨焦化,也可以高溫烤幾分鐘,就成了令人垂涎三尺的烤肋排。
日後吃到fridays的《美式烤肋排》,老伴極愛吃,嬌客却說不及姥姥做的多汁。隔鍋飯香,既然有人愛吃,姥姥就調整一下醬汁,以Mc的煙燻牛排醬取代醬油,以黑胡椒取代白胡椒,整個味道就由中到西,你若問我味道如何,還是底下的地瓜好吃,而且無可取代,曾試過馬鈴薯、各式菇類都不行。
下次做烤肋排,不知何日何年了,現在的人無論自用、宴客常是出外用餐,已成時尚風氣,在家宴客不是被人視為想不開,有些儍氣,就是寒磣。
姥姥被迫收山,解甲歸來,只是打臨工,成了往事只能回味的閒人,一時之間,還能在部落格上比劃三腳貓功夫,也是因禍得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