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514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生一代一雙人

想當年,非常喜歡納蘭性德詞,其詞唯美、淒楚、道不出的千回百轉心緒,纏綿悱惻盡在其中。如今不是納蘭詞不好,而是自己心境老矣,視天下世事,不過如此這般………
 
可巧老友宏濬連結),寄來她結婚六十週年紀念,兒女製做的磁鐵相片。
這相片給我的回憶,與納蘭性德的愛情歷程相映。跨越時空三百多年,為納蘭性德是求之不得,或是得之不能長久的情愛,詩人都通過他生命的情調,酖溺其中,並以血淚譜出,正應王國維引尼采謂:「一切文學,余愛以血書者。」真是詩人不幸詩家幸。
吾友宏濬,從大學結識就已為人妻為人母,她努力經營自己和婚姻。
她常自嘲:是個糊塗人。她小事迷糊,如春節為僑界畫
神賀年,畫完總覺得不對勁,全家來找,原來她忘了財神耳朵;她也不記得她對人的各種好事,常問我:是我做的嗎?她的言行和人生態度決無相悖,她是個大事聰明的人,會據理力爭,也會隱忍成全。為家人、朋友她都是個有智慧且溫暖的人。

六十年婚姻生活,一家和樂,看來婚姻有勝於愛情者。其實從愛情進入婚姻階段,應該是種修行,兩人若能誠意共修,平安度日已是福;若能情投意合,同甘共苦,更是可遇不可求。
我輩動輒幾十年的婚姻,已漸成恐龍族,為此宏濬結婚六十週年,特別次韻納蘭性德詞一首,送給她。
納蘭說的是愛情失落之詩,我寫的是六十年的婚姻之詩,不那麼浪漫,卻真實

《畫堂春》納蘭性德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葯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畫堂春》送宏濬  次前韻
一生一代一雙人,不教獨自消魂。相思淒美難相親,莫怨青春。
六十年來誰乞,姻緣路上易奔?深情相忘已迷津,遑論富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