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514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秋的迴旋曲

        序曲:影與大地
秋拂過北京
以慢板  縈迴
是下午茶最佳  溫度
 
我們仨
影子黏在
古老大地一角
有落葉的伏貼  以及
失去輪廓細節的惆悵

         西什庫教堂印象
漂泊的靈
沉浮在天梯
沒有落點 

雨淺淺水痕
車陣輾過的
記憶
湮開成一幅山水
林下讀卷僧人
出走了
風聲空谷迴盪

如今想想幸好去了,老伴已不耐長途旅行,這也是女兒送的最好即時禮物,夠我們在此刻咀嚼回味。
雖說島上秋天不明顯,變色的巒樹會告訴你,只要枝頭冒出黃花,秋的腳步近了。
     秋訊
殘暑依依揮不去,秋風瑟瑟滯塵台。
雲天翹首苦楝舅(1),簇擁黃花挽伊來。

     
(阿嬤送的埔里茭白筍)
(QQ極愛吃原味沒鹽沒醬的茭白筍)
埔里採收茭白筍圖(取自網路)
紅藍LED燈籠罩的筊白筍田,已逐漸成為埔里夜景特色。
(取自網路)

入秋後,豐原阿嬤給我們帶來埔里茭白筍。臂疾姥姥只杯水入電鍋,蒸熟即剝食,清清淡淡的甜、鬆脆有幾分綠竹荀味道,卻沒有苦筍地雷。(見茭白筍的滋味):http://blog.yam.com/sunberty/article/65539595
眾人皆知張季鷹為蓴羹、鱸魚膾棄官,殊不知還有吳中菰菜即茭白筍,即吳中三寶。都是棄官還鄉,他比陶淵明似乎更人性化,秋風思歸,他首先想到的是家鄉菜,單純又直接的小老百姓心態。晉書說他縱任不拘,我看他只是瀟灑自如,看穿世事,他自謂:人生貴得適志。頗得老莊真味
      秋味兩首
         其一
朝雨陂塘浥笠裳,青萍水裏採割忙。(2)
白灼細膾待歸客,風起季鷹可返航?(3)
         其二
落日菰蒲
驚夢枕,點燈熠熠照南柯。
如今嘗得千般味,對酒秋食且吟歌。
 

秋日心緒,加上身體不適,更加深蕭瑟感。幸好有信仰依靠、家人支持、小孫女童顏稚語,以及眾好友姊妹安慰。不能上工掌廚,竟也靠詩書讀,寫寫蹩腳詩,容身天地之間,過蝸牛日子。
秋自有她的旋律,歡愉、清越、昂揚、沈鬱都屬於她。一路伴行,我只是音符的揀拾者,用淺拙的手勢,低聲吟唱我個人的秋天。

 
註:
1)臺灣欒樹又名苦楝舅、苦苓江、四色樹,是無患子科的落葉喬木植物,為臺灣原生特有種,耐旱性強,大約秋季10月開花。
 
(2)茭白筍別名腳白筍、美人腿,古稱菰、菰芛或水筍。埔里的茭白筍田,晚上LED燈照射,全年均能採收筊白筍。
 
(3)張翰字季鷹,吳郡吳人也。父儼,吳大鴻臚。翰有清才,善屬文,而縱任不拘,時人號為「江東步兵」。………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晉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