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姥姥的祕密花園

關於部落格
  • 140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含笑與七里香

含笑
偶然看到蔣勳先生寫<捨得捨不得>結尾,寫到含笑,心中一悸。  
     清晨禮佛畢,在庭院散步。中庭有幾株高大含笑,    都有近百年樹齡。日出前後,含笑都還含苞,廟中    老師父    手持長竿,在濃密樹叢間找花。
      她年歲太高,眼睛不好,我就指給她看「這裡        ──」「那裡──」,她把含笑一一 帶枝葉鉤        下,用盤盛裝,供在佛前。(取自聯副)
 
原來信仰之心無限寬廣,有不同敬禮方式,殊途而同歸。在此含笑成了貢物,與我多年前一首含笑不謀而合。
 
隱在綠簾後
絮絮叨叨的私語
無法書寫    只有
圈圈點點加密
每片葉子都竊竊偷笑
她慢條斯理
袒開青紫蕊心
逸出陳年花露水味
阿嬤髻上的香
獻給那人

 

敬神如神在,神在「這裡──」「那裡──」。我是含笑,含笑是我,將自己卑微、微不足道的愛獻給「那個人」。祂降生為人,又為我們捨生釘在十字架上,祂用生命書寫愛的真諦讓我們跟隨。
 
七里香
都是那陣風
手機沒法子為妳對焦
妳在光裏晃
炙烈如焚之枯夏
乾涸了妳最後的──
從樹稍拂來有氣沒力
誰的沈吟?
讓我把一生牽掛放下
打個盹再上路

 
從宜蘭清水到新店小粗坑的發電廠,我就這樣尾隨老友榮春的腳步,趁學校也放暑假,來到她執教的附小。大都是夏初,廠區圍籬七里香盛開的時候。
旁晚邊散步邊聞花香,不免使我們想到小時候,河邊的
野薑花
如今我在羅東聖母醫院榮春病塌,呼喚她,撫摸她手術後的光頭,强忍淚水,怕滴到她的臉頰。榮春揮手,還張眼看,醫護人員說這只是本能的反應,是耶?非耶?妳篤信佛教,應熟知金剛經的六如偈,這也是我雖為基督徒很喜歡的經文: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道理似乎懂,為何淚水却不聽使喚在掉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